丛金豪:姚合诗情冠古今 (专访丛金豪系列其三)

 


 

 

   昨日,笔者再度采访了好友,著名青年国学学者丛金豪先生,跟他聊了聊我们都很喜爱的中唐诗坛翘楚姚合。

 

   Q:您最近讲了姚合的诗集,姚合贾岛都是我很喜爱诗坛巨匠,您认为姚合最突出于中唐诗坛之初为何?

   A:我认为是他的诗情,不仅冠绝中唐,而且冠绝古今。姚合天生就是诗风道骨,即使他生于畎亩,长于草莽,而不是湖州姚氏的书香门第;即使姚合终其一生只是一个渔夫野老,那也必定是一壶酒,一竿纶,世上如侬有几人

   Q:何以见得呢?

   A:我们从他的一首首咏春之作中就可以读出其诗性,姚合的咏春之作我读过的至少就有二十首吧。我们看他的赏春说:闲人只是爱春光,迎得春来喜欲狂。买酒怕迟教走马, 看花嫌远自移床。古今中外能让诗人喜欲狂的事很多,杜甫说:却看妻子愁何在,曼卷诗书喜欲狂,那是官军收复故土,可以回家所致。陆游说:我无沙堤金络马,拂拭此幅喜欲狂这是看见了称心的好画,激动所致。李鸿章说:一肩行李又吟囊,检点诗书喜欲狂这是人生第一次要赴京赶考,到大北京去,兴奋所致。而姚合竟然:只是爱春光,迎得春来喜欲狂。可见姚合是真正是闲云野鹤,诗性入骨。

   Q:嗯有道理,着实如此。

   A:再比如他的春日即事,我们一读真是醉了。春来眠不得,谁复念生涯。夜听四邻乐,朝寻九陌花。 轻烟浮草色,微雨濯年华。乞假非关病,朝衣在酒家。春天一来觉都舍不得睡,秉烛夜游,寸阴寸金,夜听邻乐,朝看春花。连皇帝老儿的班他都敢敲,就是为了看那满城春色。他请假可不是因为累病了,那是因为什么呢?他偷偷的告诉我们说:那是因为上回出去赏春喝多了,上朝的衣服落在了酒家。如此诗意入骨之辈,几人堪论,天下诗情共一旦,李白四斗,姚合四斗,天下人共分良斗。所以我说平分李白诗仙之名,姚合亦不为过。

   Q:姚合的留给世人的名句似乎不算多,我最爱姚合看月嫌松密,垂纶爱水深之句,您认为姚合哪句诗最堪传颂?

   A:姚合的佳句其实不少,比如娇莺语足方离树,戏蝶飞高始过墙。阶前春藓遍,衣上落花飘,等等吧。但我最爱的一句其实并没有那么出彩,而是出于现实主义的拷问,就是:上天不雨粟,何由活黎。姚合在农村田间地头偶然游览,发现大国空村,家家无人,农民因为沉重的农业税,都跑去做生意去了,唐朝不收商业税,以至于仓库空虚,田园荒芜,姚合不由感叹:上天不雨粟,何由活黎。老天爷不下小麦的话,怎么能养活天下苍生。果然被姚合言中,很快唐朝就开始人相食,最终王仙之黄巢揭竿而起,一呼百应,唐朝由此灭亡。姚合一生亦官亦隐,自嘲为政多孱懦,应无酷吏名。所以他几乎不针砭实时,但仅有的一首现实主义作品就被他言中,这首诗经过千年历史的沉淀,增加了其无比的厚重,所以我认为此语足可警醒万世,足为姚合一生佳句之首。

   Q:好的谢谢您的精彩解答,我们下回再聊。

   A:好的,也谢谢您。

   

 

 

 

(正文完)
相关推荐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