钱江晚报

72岁的文史专家丁云川,竟是27年前的报料人,堪称元老级
钱江晚报1987年1月1日创刊,那天的报纸上就有他报料的新闻 创刊号上的那条热线新闻
是我半夜3点提供的线索 本报记者 裘晟佳

  本报记者 裘晟佳

  “您好,钱江晚报新闻热线……”大家拨打本报热线96068时,总能听到这句亲切的提示语。自从1987年1月1日创刊号起,《钱江晚报》的热线就将报纸和读者密切地联系起来。5月24日,《钱江晚报》将迎来第10000期。10000天,27年又138天,给我们报料的读者不计其数,五味杂陈的新闻,浓缩成一个时代的真实缩影。

  今天要说的,是一位72岁的老杭州与《钱江晚报》创刊号的故事。他叫丁云川,是杭城知名的文史、民俗专家。不过,跟记者分享起10000期的故事,他更愿意用“钱江晚报的忠实读者”、“创刊号的报料人”称呼自己。从创刊号起,27年来,这位热爱杭州的读者,与《钱江晚报》共同成长。

27年前的一个电话

让他成为晚报元老级报料人

  1987年1月1日,《钱江晚报》创刊号问世。一共4个版的报纸上,其中第4版下方是“社会新闻”版面。其中有一则新闻,标题为《杭州昨日一场大火损失五万元》。

  这则不足300字的新闻,在今天看来再普通不过。但在那个“通讯基本靠吼,电话尚算稀有”的年代,这样一则来自电话报料的新闻,实属不易。当时家住杭州仪表机械厂旁的丁云川,便是这则新闻的报料人。

  不过,丁云川是如何在创刊号发行前得知本报值班电话的呢?原来,在1986年年底,《钱江晚报》曾发行过试刊,上面出了新闻,还印有“本报值班电话 54160”。

  尽管27年过去了,丁云川还清晰地记得当时拨打电话的情景。“我记得是凌晨2点50分左右,呼啸而来的消防车把我和家人从睡梦中吵醒。尽管天很冷,我还是穿好衣服出门,发现百米外的杭州仪表机械厂着火了。”

  丁云川回忆,当时他住在建国北路游泳巷里,着火的厂就在巷口,有不少居民走出门来。“来了好几辆消防车,火很快就被扑灭了。我一回家,就想到要给晚报打电话。”丁云川拨通了值班电话,“是个男同志接的,他说感谢我的来电,并表示会了解此事的。”

  电话报料,在27年前,还挺稀奇的。丁云川记得,当时他家的电话是花100元装的。这费用,相当于普通工人两三个月的工资。

  “晚报问世前,我一直看《浙江日报》,看到晚报的试刊号,我就订了一整年。”1987年1月1日下午三四点,他看到了报纸,“没想到这么快就见报了。我还拿给家里人看了,这报纸的内容挺接地气的,说的都是咱老百姓身边发生的事情。”丁云川对创刊号留下了极深的印象,迅捷新闻网,一直到现在,他每年都订阅《钱江晚报》。如今,晚报即将迎来第10000期,丁云川也是打心底高兴:“希望晚报能越办越好。”

当时的记者,一上午都在和时间赛跑

当时的报纸,是一个个字排版铅印的

  正是从那个报料电话开始,丁云川与《钱江晚报》结下了不解之缘。当时,丁云川在杭州滚镀厂从事技术工作,但他的兴趣是历史文化方面的。“晚报不仅社会新闻写得好,副刊内容也很受老百姓欢迎,我从1987年就开始投稿了呢!”

  既然找到了这位元老级的报料人,记者也尝试还原这则新闻的成稿始末。根据丁云川提供的信息,记者联系上了已经退休的报社前辈祝荣生老师。晚报创刊时,祝荣生老师是新闻部的跑线记者之一,其采写的新闻常常刊登于《钱江晚报》头版。

  “这个热线电话,应该是负责社会新闻的同事接到的。”说起创刊时期的工作,祝老师一下打开了话匣。

  “那时的晚报,是中午截稿,下午发行。每天上午,记者出去采访写稿,时间很紧。有时候会议九十点才开始,而稿子11点就要交了,真是跟打仗一样。”祝老师说,当时记者写稿的条件可简陋了,电脑、手机、录音笔通通没有,一支钢笔一瓶墨水走遍天下,“稿子圈圈改改,除了编辑,一般人还真看不懂。”

  “现在的报纸有电脑操作拼版,那时候都是一个字一个字人工挑出来,排在一起铅字印刷的。做编辑最难的,就是准确掌握版面稿件字数。编辑经常是收齐稿子画好版样,就到印刷厂和排版工人一起等版面印出来。”祝老师说,受铅印技术的局限,那时报纸版面比较简单,以文字为主,很简洁,考验记者、编辑的文字功底。

(正文完) 本文原文链接:http://www.xunjienews.com/roll/20181002/3733.html
相关推荐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